當前位置:绝地求生辅助菜单>民事>某物資集團有限公司與某銀行、某物流公司質押合同糾紛案

某物資集團有限公司與某銀行、某物流公司質押合同糾紛案

绝地求生辅助菜单 www.sdiez.icu 來源:江西求正沃德律師事務所 時間:2018.01.28

審理法院: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

承辦律師:陸春燕

結案年份:2015年8月

案情簡介:

2012年4月24日,某物資集團與某銀行股份簽訂《商品融資合同》,向該銀行借款2000萬元,并提供質押擔保。質物由某物流公司進行動態質押監管(即質物滿足最低控貨量即可),共計63000噸。

2013年4月,前述借款到期,物資集團需處置質物償還借款。經資產評估公司對存放于物資集團自有倉庫的質物進行評估,截止2014年6月9日質物數量為35306.85噸。物資集團以“質物與當初交付時確認的數量相差27693.15噸” 為由訴至法院,要求銀行、物流公司連帶賠償其質押財產損失。

物流公司委托陸春燕律師代理本案,陸春燕律師認為:1、本案所涉質物監管采取的是動態質押監管,監管期間質物實際數量不低于最低控貨量即可。2、質物范圍包括物資集團自有倉庫及其租賃的倉庫,兩處質物的數量滿足最低控貨量。3、物流公司與銀行建立的是委托代理合同關系,而本案處理的是物資集團與銀行的質押合同關系,兩者系不同法律關系。本案中,物流公司不應成為連帶責任賠償主體。

萍鄉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支持了陸春燕律師的前述觀點,依法駁回了物資集團的訴訟請求。物資集團不服一審判決,以“租賃倉庫內的煤炭不是質押物”等為由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撤銷萍鄉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依法改判銀行、物流公司連帶賠償其質押財產損失或發回重審。

最終,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駁回了物資集團上訴,維持原判。

 

某物資集團與某銀行、某物流公司質押合同二審民事判決書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上訴人(原審原告)某某物資集團,住所地江西省萍鄉市。

法定代表人陳某,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李某,江西振武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某銀行,住所地:江西省萍鄉市。

負責人袁某,該支行行長。

委托代理人李某,江西博韜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彭某,江西博韜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某物流公司,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趙某,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陸春燕,江西求正沃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某物資集團因與被上訴人某銀行、被上訴人某物流公司質押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江西省萍鄉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6月23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某物資集團的法定代表人陳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某,某銀行的委托代理人李某、彭某,某物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陸春燕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查明,2012年4月24日,某銀行(甲方)與某物資集團(乙方)簽訂《商品融資合同》(2012年湘東字0008號),雙方約定某銀行借款2000萬元給某物資集團,借款期限為12個月,某物資集團為該筆借款提供質押擔保,質物交由某物流公司進行監管,質押物情況詳見編號為PX-003號《商品融資質押監管協議》中的《動產質押專用倉單》(或《質物清單》)。同日,某物資集團(甲方)與某銀行(乙方)簽訂《最高額動產質押合同》(2012湘東質字0020號)約定,本合同項下的質物應于2012年4月24日前交付某銀行,某銀行委托某物流公司對質物進行監管。質押期間,如因某銀行或監管公司的原因不能妥善保管質物可能使質物滅失、毀損的,某物資集團可要求某銀行將質物提存。在質押物存儲期間非因某銀行的原因導致質押物毀損滅失的,出質人、監管公司連帶承擔不超過質押物價值的損害賠償責任。質押期間某物資集團若需對質物處置,必須補充等值同類質物,或歸還相應借款。質押擔保期間質物金額可以上下浮動。某銀行(甲方、質權人)與某物資集團(乙方、出質人)、某物流公司(丙方、監管人)簽訂《商品融資質押監管協議》(PX-003)約定:在監管期間,無論乙方某物資集團提貨或換貨,庫存質物都應符合《質物種類、價格、最低要求通知書(代出質通知書)》列明的要求,庫存最低價值等于單價乘以質物數量(或重量),質物單價以甲方某銀行書面通知為準。丙方出具《質物清單》的同時,應向甲方某銀行發送質物的貨位標識圖。質物的實際價值超出甲方某銀行要求的最低價值的,乙方某物資集團就超出部分提貨或者換貨時,無需追加或補充保證金,可直接向丙方某物流公司申請辦理提貨或者換貨,丙方某物流公司應該嚴格按照本合同的約定予以處理,并保證提貨或換貨后處于丙方占有、監管下的質物價值始終不得低于《質物種類、價格、最低要求通知書(代出質通知書)》要求的質物的最低價值。質物價格按照甲方、乙方送達給丙方的《質物種類、價格、最低要求通知書(代出質通知書)》和《質物價格調整通知書》列明的價格確定;甲方有權根據市場價格的變化和本協議的約定作出相應調整。丙方因以下情形給甲乙雙方造成損失的,承擔實際損失的賠償責任,但甲方就其實際損失的賠償款項享有優先受償權:(1)在監管期間,除不可抗力、乙方未按照本協議4.2條告知丙方質物的特殊保管要求的情況外,質物毀損滅失或由于丙方未盡到保管責任導致質物變質、短少、受污染的。(2)丙方未按本協議的約定辦理放貨的。

上述合同簽訂后,某銀行和某物資集團對質押物進行了確認,雙方出具質押清單,質押物名稱為煤炭,數量63000噸,狀況完好,所在地荷堯某物資集團貨場,評估價值3138萬元,雙方對質押物清單簽字確認。2012年4月24日,某銀行作為質權人、某物資集團作為出質人向某物流公司出具《質物種類、價格、最低要求通知書(代出質通知書)》,該通知書載明,質物貨物品名煤炭、數量63000噸、單價519元/噸、金額3269.70萬元??獯嬤恃何鎦恃浩詡溆κ賈輾弦韻亂?,質押物種類煤炭,質押物最低價值余額3269.70萬元。某物流公司接收了上述質物并開始履行監管責任,某物資集團向某物流公司支付監管費用16萬元。

另查明,2012年9月27日,某物資集團與安源油墨公司簽訂《租用場地協議書》,由某物資集團租用安源油墨公司內的場地作為某物資集團存放原煤場地。2012年3月29日,某物流公司(甲方、監管方)與某物資集團(乙方、倉庫方與出質人)簽訂《監管倉庫(場地)租賃及貨物保管安全協議》約定,本協議項下質物為煤,具體品種、數量及金額以甲方出具的《質物清單》或具有同等效力的單位為準,質物的最低價值、最低數量以出質人的書面要求為準。在甲乙無其他書面約定的情況下,甲方按照《出質通知書》對質物品名、規格和數量進行表面審核后,出具《質物清單》。倉庫地點:乙方將位于湘東荷堯大義村某物資集團內的全部倉庫出租給甲方作為監管倉庫,用于質物的存放。乙方負責倉庫及貨物的安全,貨物在乙方倉庫存放期間發生滅失、毀損、失少、損耗等,由乙方負責及時恢復貨物的價值,或提供與減少價值相當的質物,或經質權人允許追加或補充與價值減少相當的保證金,或直接向質權人賠償。2012年5月28日,某物資集團對該質物向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萍鄉市湘東區支公司投保了財產基本險,保險金額2000萬元,保險期間2012年5月29日至2013年5月28日,第一受益人為某銀行。2014年6月4日,湘東區人民法院委托江西省地礦局九○一地質大隊測繪院對某物資集團存放在其自有貨場的已質押的煤炭進行了評估,評估結果為,某物資集團自有貨場截止2014年6月9日堆積煤炭資源儲量35306.85噸。2014年8月6日,湘東區人民法院委托江西方維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對某物資集團存放在其自有貨場的已質押的煤炭進行了評估,評估結果為,煤炭價值1238.974萬元。

2013年3月28日,某物資集團向某銀行歸還了借款200萬元。之后,某銀行向某物流公司出具提貨通知書,該通知書載明:本次提貨后,提貨后的處于貴單位代我行占有監管下的貨物繼續用作出質人向本行融資的質押擔保,質物的最低價值為2942萬元。貸款到期后,某物資集團未歸還剩余欠款,某銀行向萍鄉市湘東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13年10月31日,湘東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決,判決:一、某物資集團欠某銀行貸款本金1800萬元,承擔從貸款實際提款日起至2013年7月20日止的貸款利息(含罰息)計人民幣500941.92元,合計人民幣18500941.92元,限在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付清;二、某銀行對某物資集團所有評估價計人民幣3138萬元的質押煤炭計量63000噸以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的價款有權優先受償。2014年12月29日,原審法院召集某銀行、某物資集團、某物流公司于萍鄉市湘東區湘東鎮安源油墨公司內(大型停車場內)對現場存放的煤炭進行了查勘,三方均表示該煤場屬于本案糾紛中某物流公司的監管范圍,對于該煤場的存煤,三方均表示不提起司法鑒定,但某銀行表示該處存煤數量為23000噸至24000噸左右,某物流公司表示該處存煤數量為24394噸,某物資集團表示不清楚。

原審法院認為,某物資集團與某銀行簽訂的《商品融資合同》、《最高額動產質押合同》以及某物資集團與某銀行、某物流公司簽訂的《商品融資質押監管協議》(適用動態質押),均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雙方均應按約履行。本案所涉的質押適用動態質押,質押期間某物資集團若需對質物處置,必須補充等值同類質物,或歸還相應借款,質押擔保期間質物金額可以上下浮動,但監管下的質物價值始終不得低于《質物種類、價格、最低要求通知書(代出質通知書)》要求的質物的最低價值。初始狀態下某物資集團提交由某物流公司監管的煤炭數量為63000噸,存放地點為湘東區荷堯鎮某物資集團貨場,在監管期間某物資集團向某銀行還款200萬元,某物流公司監管的質物的最低控貨值變更為2942萬元,按雙方確定的519元/噸的單價,最低控貨數量即為56685.93噸。因此,某物流公司只需保證其監管范圍內的煤炭數量不低于56685.93噸即可。關于某物流公司監管下的現有煤炭的數量問題。根據查明的情況,本案中爭議煤炭的存放地點為兩處,一處為位于湘東區荷堯鎮的某物資集團貨?。ㄓ殖浦行目?、自有貨?。?,另一處為位于湘東區湘東鎮的安源油墨公司(大型停車場內)的貨?。ㄓ殖撇垢?、租用貨?。??!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謔視茫賈謝嗣窆埠凸17ǎ救舾晌侍獾慕饈汀返詘聳盤豕娑?,質押合同中對質押的財產約定不明,或者約定的出質財產與實際轉移的財產不一致的,以實際交付占有的財產為準。雖然初始交付時確定的63000噸煤炭存放地點為某物資集團自有貨場,但之后又將租用貨場的煤炭作為質押物進行了監管,因此,中心庫和補給庫的煤炭數量雙方均沒有提供證據予以證實,且雙方當事人均不同意對該處煤炭的數量進行司法鑒定,某物流公司和某銀行均認可該補給庫的煤炭數量為24000噸左右,以24000噸計算,補給庫和中心庫的煤炭數量為59306.85噸。某物資集團僅以中心庫的煤炭數量存在減少而要求某銀行和某物流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理由不充分,證據不足,原審法院不予支持。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二百零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駁回某物資集團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79827元,由某物資集團承擔。

某物資集團上訴稱,1、上訴人將存放于自有貨?。ㄒ簧笈芯齔破湮爸行目狻保┑?3000噸煤炭作為質押物交給被上訴人,此后,一直處于被上訴人的監管控制之下,在監管期間,上訴人并沒有對這63000噸煤炭有過任何出貨行為,如今的數量僅為35306.85噸,相差27693.15噸,按照單價350.92元/噸計算,被上訴人應當賠償9718080.2元損失。2、一審認定上訴人在監管期間有出貨情形,這里出貨的對象是位于租用貨?。ㄒ簧笈芯齔破湮安垢狻保┑拿禾?,與上述63000噸質押煤炭沒有關系。3、租用貨場的煤炭不是本案質押物,如果這些煤炭是本案質押物范圍,那么當初質押物交付時,煤炭總量應為76939.41噸。工行關于上訴人申請辦理本案貸款的法律審查意見中陳述,“至2012年4月22日10時,某物資集團存貨庫存量為76939.41噸,本筆核定質押63000噸,現存放于某物資集團位于湘東區荷堯鎮自有貨場內?!鄙纖呷嗽詡喙芷詡溆?013年3月還款200萬元,但上訴人的出貨時間均在2012年,與200萬元還款沒有關系。一審判決認定因為還款200萬元導致質押物的最低控貨值降低,是錯誤的。4、存放于租用貨場的煤炭未進行評估,煤炭數量是多少無法確定,一審判決以被上訴人估算的24000噸為準,沒有客觀依據。綜上,上訴人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依法改判兩被上訴人連帶賠償上訴人質押財產損失9718080.2元,或發回重審。上訴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

某銀行答辯稱,1、一審法院查明本案煤炭質押物場地分為“中心庫”(自有貨?。┖汀安垢狻保ㄗ庥沒醭。┦率登宄??!爸行目狻焙汀安垢狻鋇拿票硎鍪巧纖呷四澄鎰始盤峁└澄锪鞴鏡氖槊娌牧現兇約悍從車?。2、經一審法院組織兩次現場勘查,三方當事人已經對監管范圍包括中心庫和補給庫的事實進行了確認。本案當事人之間除本案質押監管關系外,并無任何其他借款質押三方監管業務,沒有其他需要“補給庫”的地方,上訴人否認補給庫存放的煤炭不屬于質押物范圍不符合客觀事實。3、上訴人起訴僅以中心庫的煤炭庫存數量為依據說明質押物短少,并沒有把補給庫的煤炭計算在內。中心庫和補給庫的煤炭數量并未發生滅失或短少,某物資集團沒有申請鑒定補給庫中的煤炭數量,提起訴訟的證據不足,其訴訟主張應當予以駁回。

某物流公司答辯稱,1、本案為動態質押擔保方式,質物在監管期間并非固定不變,只要保證實際數量不低于最低控貨量,隨時可以出庫。答辯人在監管期間,某物資集團在中心庫有大量出貨行為,為保證債權的實現,各方同意以補給庫中的煤炭作為補充的質物,以確保質物數量不低于最低控貨值。2、本案質押物范圍包括了中心庫和補給庫的煤炭,兩處煤炭數量已經達到了質權人某銀行要求的最低控貨數量,答辯人所監管的質押物不存在任何缺失或短少之處,一審判決正確,某物資集團的上訴請求沒有事實依據。3、答辯人代理某銀行監管質物,兩者是委托代理合同關系。本案處理的是某物資集團與某銀行之間的質押合同關系,與委托代理合同屬不同法律關系。我公司對質押合同關系不享有權利也不承擔義務,不應當成為連帶責任賠償主體。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關于雙方當事人簽訂商品融資合同、最高額動產質押合同、商品融資質押監管協議,以及對上述合同內容的認定均屬實,當事人未提出異議,本院予以確認。對于雙方當事人二審爭議的事實,本院作如下認定:

1、本案質押物煤炭存放場地是上訴人主張的自有貨場一處地方,還是被上訴人主張的自有貨場和租用貨場兩處地方。經審查,一審過程中,經法院組織三方當事人現場勘查,租用貨場設置了“工商銀行、中海物流質押物監管場地”標識,在勘查現場三方當事人對租用貨場屬于被上訴人某物流公司監管均予以認可。原審法院據此確認租用貨場是質押物煤炭存放場地有事實依據。某物資集團二審庭審陳述其承認租用貨場屬于某物流公司監管,并不是確定租用貨場的煤炭就是質押物,租用貨場的煤炭只是讓某物流公司幫忙代為看管。某物資集團對其辯解沒有提供證據,而且與現場設置“工商銀行、中海物流質押物監管場地”標識相矛盾??鑾?,在本案質押監管合同履行過程中,上訴人向被上訴人提供了補給庫(即租用貨?。┦疽饌疾⒓癰橇松纖呷四澄鎰始諾墓?,上面標注了租用貨場的方位?!安垢狻鋇乃搗ㄊ巧纖呷俗約焊欽氯峽傻?,按照正常理解,“補給”就是數量不足,用來補充之意。因此,某物資集團二審關于本案質押物存放場地僅僅是自有貨場一處地方,租用貨場煤炭與本案質押無關的上訴主張,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信。原判認定本案質押煤炭存放場地為自有貨場和租用貨場兩處地方事實清楚,應予維持。

2、關于存放于租用貨場的煤炭數量是多少。某物資集團上訴認為,存放于租用貨場的煤炭未進行評估,煤炭數量是多少無法確定,一審判決以被上訴人估算的24000噸為準,沒有客觀依據。經審查本案證據材料,一審過程中,2014年12月29日,法院詢問三方當事人租用貨場的煤炭數量,某銀行表示23000至24000噸左右,某物流公司表示24000噸左右,某物資集團表示不清楚。2015年1月27日,一審法院詢問某物資集團,是否對煤炭數量申請鑒定,某物資集團表示不申請鑒定。二審庭審時,經法庭詢問,某物資集團陳述其不知道租用貨場的煤炭數量,也不申請鑒定。本院經審查認為,某物資集團一二審過程對租用貨場的煤炭數量均表示不清楚,也不申請司法鑒定,原審法院據此認定租用貨場的煤炭數量為24000噸并無不當,應予維持。

本院認為,原審判決認定本案當事人簽訂的商品融資合同、最高額動產質押合同以及商品融資質押監管協議有效正確,雙方當事人均未提出異議,應予確認。根據上述合同約定,本案所涉的質押適用動態質押,質押期間質物金額可以上下浮動,但不得低于合同要求的質物的最低價值。初始狀態下某物資集團提交監管的煤炭數量為63000噸,監管期間某物資集團還款200萬元,某銀行依據合同約定同意質物最低控貨值變更為2942萬元,按照雙方約定的519元/噸單價,最低控貨煤炭數量為56685.93噸。因此,某物流公司只需保證其監管范圍內的煤炭數量不低于56685.93噸即可。綜合本案證據材料,本案爭議煤炭的存放地點為兩處,一處為位于湘東區荷堯鎮的某物資集團自有貨?。ㄓ殖浦行目猓?,另一處為位于湘東區湘東鎮的安源油墨公司租用貨?。ㄓ殖撇垢猓?。自有貨場和租用貨場的煤炭均屬于質押物。自有貨場現有煤炭數量為35306.85噸,雙方當事人對此均無異議。被上訴人某銀行和某物流公司均認可租用貨場的煤炭數量為24000噸左右,上訴人某物資集團一二審過程中對租用貨場的煤炭數量均表示不清楚,也不申請司法鑒定,原審法院據此認定租用貨場的煤炭數量為24000噸并無不當,應予維持。自有貨場和租用貨場的煤炭數量為59306.85噸,達到了某物流公司監管的最低控貨煤炭數量。某物資集團上訴要求某銀行和某物流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依據不足,不予支持。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79827元,由江西萍興某物資集團有限公司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黃穎

審判員  趙建艷

審判員  肖玉華

二〇一五年八月十一日

書記員  蔡靜

 


給我們留言 / MESSAGE

姓名/Name *
郵箱/Email *
電話/Phone *
留言/Message
驗證碼/Code *

地址 / ADRESS

江西南昌市紅谷灘碟子湖大道555號世奧大廈(時間廣?。〣座6、7、8層

電話 / PHONE

0791-8862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