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绝地求生辅助菜单>民事>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與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

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與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

绝地求生辅助菜单 www.sdiez.icu 來源:江西求正沃德律師事務所 時間:2018.01.24

審理法院: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

承辦律師:高正尉

結案時間:2015年12月7日

案情簡介:

2006年,中鐵南昌公司中標重慶市渝湘高速公路黔彭段D23標合同段工程。經協商,中鐵南昌公司同意將其承包的D23標合同段中的巖坪、和尚溝橋梁工程分包給瑞昌市興盛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簡稱興盛建筑公司),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作為實際施工人于2006年5月31日進場施工。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三人因工程款結算事宜起訴中鐵南昌公司要求:1、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工程款302.801332萬元;2、中鐵南昌公司返還合同保證金50萬元并支付逾期還款的利息。中鐵南昌公司提起反訴,請求: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墊支款、材料使用費、業主扣款、砂、水泥差價等共計400萬元。

一審法院經審理后,判決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175.725834萬元。

二審法院受理后,認為原審法院判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承擔160萬元砂石、水泥差價款,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有失公平,應予糾正。二審法院后改判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工程保證金4.274166萬元及利息。

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與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5)贛民一終字第266號

上訴人(原審本訴原告,反訴被告)袁宇銅,男,漢族,1968年生,住江西省瑞昌市。

上訴人(原審本訴原告,反訴被告)柯于東,男,漢族,1954年生,住江西省瑞昌市。

上訴人(原審本訴原告,反訴被告)蔣岱川,男,漢族,1956年生,住江西省瑞昌市。

三上訴人共同委托代理人高正尉,江西求正沃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本訴被告,反訴原告)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南昌市。

法定代表人李開明,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劉先輝,該公司項目部財務主任。

委托代理人黃國慶,江西商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因與被上訴人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鐵南昌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南昌鐵路運輸中級法院(2013)南鐵中民初字第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柯于東及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高正尉,被上訴人中鐵南昌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劉先輝、黃國慶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06年,中鐵南昌公司中標重慶市渝湘高速公路黔彭段D23標合同段工程。經協商,中鐵南昌公司同意將其承包的D23標合同段中的巖坪、和尚溝橋梁工程分包給瑞昌市興盛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簡稱興盛建筑公司),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作為實際施工人于2006年5月31日進場施工。2006年7月20日,袁宇銅向中鐵南昌公司作出“同意采用甲方(業主)公布單價(合同工程量清單),并按合同(400)章總價扣留14%管理費,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乙方)提供85%的材料發票和15%的人工費(需要時提供工資冊)。若實際施工數量與施工圖數量不符,按甲方核定的各分項工程實際數量為準……混凝土拌合采用電子計量的強制式混凝土攪拌機一套”等書面承諾。2006年8月9日,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以乙方(興盛建筑公司,下同)的名義,與甲方(中鐵南昌公司,下同)簽訂《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工程名稱為橋梁工程(巖坪、和尚溝大橋);工程范圍詳見附件(第400章橋梁、涵洞工程量清單);承包方式為包工包料;工程單價為按中標價的86%結算,單價中包括工程一切費用包括電費(合同單價及其組成內容詳見承諾書及附件一,混凝土單價以樁基C25單價為基準,235元/立方米,其中包括砼運輸和泵送,但是輸送管道上墩柱、系梁、蓋梁、橋梁等高處的輔設由乙方負責,其他混凝土單價(C30、C40、C50每個級別增加18元水泥費用),河砂與機制砂的數量及單價(或差價)按照配合比計算調整數量計算;混凝土數量的確定墩柱、蓋梁、橋梁等上部結構以圖紙數量為準,孔樁的混凝土供應數量以甲乙雙方現場簽認有效;工程量的變更為在施工過程中,有與原設計文件不相符而發生的變更,須經業主、設計、監理單位簽認并且甲方在業主計取工程款后,甲方按實際發生的工程數量給予乙方計價,中標合同中有的單價按合同單價,中標合同中沒有的單價雙方協商確定;雙方責任,A甲方責任為辦理各種手續,達到開工條件……甲方需辦理施工人員的人身安全意外險,并承擔保險費用;乙方責任為隨時接受甲方及有關部門的檢查檢驗,為檢查檢驗提供便利條件,并按甲方的要求返工、修改,承擔由自身原因導致返工、修改費用,嚴格執行國家頒發的安全操作規程,加強安全管理措施制定并落實安全防范,確保施工安全,如在施工中發生行車安全、人員傷亡、機械事故等造成的損失均由乙方自理;違約責任為因乙方原因致使工期延誤,乙方應積極采取趕工措施,按甲方要求將延誤工期縮小至最小限度,如乙方無力補救,甲方有權終止合同,乙方每延誤一天??畛邪芏畹耐蚍種?;乙方按甲方要求繳納50萬元合同保證金,工程進度達到要求后陸續返還;合同組成文件為合同(即本案所涉合同),承諾書(即前文所述承諾書),附件1(即業主第400章橋梁、涵洞工程量清單)。

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于簽訂上述合同當日向中鐵南昌公司繳納50萬元合同保證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因資金等原因,進場后未能兌現自建攪拌站的承諾,由中鐵南昌公司建設攪拌站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供應混凝土。施工期間,當地河砂價格為70元/立方米,機制砂為28元/立方米。因業主于2007年7月31日以渝高東南建司(2007)92號文件要求使用在橋梁上部結構的機制砂只能在通過準入的機制砂集中生產地采購合格的機制砂,2008年3月17日以渝高東南建司(2008)50號文件禁止所有本地河砂和未準入的機制砂在工程結構中使用,要求從2008年4月1日起,所有橋梁上部結構必須全部使用合格洞庭湖砂或者獲得準入的機制砂場所生產的合格機制砂(可兩者摻配使用),嚴厲禁止本地河砂和其他機制砂在橋梁上部結構中使用,及因工程施工期間水泥價格上漲等原因,為保證工程質量,中鐵南昌公司分別與第三方簽訂河砂購銷及水泥買賣合同,以280元/立方米購進的岳陽洞庭湖天然中粗砂和調整出廠單價后的水泥供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使用在橋梁上部結構。2009年4月30日,在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退場前,應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要求,中鐵南昌公司項目部工程師項震凱以《橋梁工程施工合同》中關于以業主圖紙400章工程量清單計價的約定,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施工的巖坪、和尚溝橋梁工程予以計價,計價金額為3588.22617萬元,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對該計費清單中的種類、數量、單價、金額無異議,其中,各類砼金額為1200.72213萬元;中鐵南昌公司項目部財務主任劉先輝對己方項目部供應材料及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借支金額進行對賬,對賬金額為3672.578296萬元,其中,各類砼是按《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的約定,以C25單價235元/立方米(其中砂的單價以機制砂28元/立方米)為基準,其他標號(C30、C40、C50)每立方米單價以每增加一個標號增加18元水泥費用予以計價,計價金額為658.45385萬元,該金額并未計入中鐵南昌公司因業主要求使用高質量砂及因水泥漲價的價差。2009年6月9日,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退場。2009年6月18日,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施工的工程經驗收合格。2013年2月18日,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以江西省瑞昌市人民法院(2011)瑞法民初字第711號和江西省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九中民一終字第448號生效民事判決已確認其為本案工程實際施工人,依法有權向中鐵南昌公司主張工程欠款為由,發函催討欠付工程款及合同保證金。后中鐵南昌公司仍未付款,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故訴至原審法院,請求:1、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工程款302.801332萬元(該工程款系初步計算,工程款的具體數額以雙方認可的結算單或鑒定結論為準);2、中鐵南昌公司返還合同保證金50萬元并支付逾期還款的利息(從2009年6月19日起按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至實際付清日止);3、中鐵南昌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一審庭審中,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當庭增加訴請:中鐵南昌公司支付本案所涉工程的管理費和稅費共計252.819037萬元。

中鐵南昌公司以雙方已對賬,確認尚有幾筆款項未算賬,包括劉兆勇的醫療費20萬元,架橋機誤工費10萬元,30米T梁鋼模使用費21.780388萬元,防撞護欄鋼模使用費2.6212萬元,波形護欄底座180鋼管使用費3.14142萬元,兩橋泄水孔費2.4430萬元,和尚溝、巖坪大橋被業主扣款87.8376萬元,因業主文件要求使用岳陽砂的差價173.8495萬元,水泥價格上漲產生差價損失85.0299萬元,應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為由,提起反訴,請求:1、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上述墊支款、材料使用費、業主扣款、砂、水泥差價等共計400萬元;2、反訴案件受理費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承擔。

另查明,2009年1月6日,因涉案工程架橋,中鐵南昌公司向第三方支付架橋機誤工費10萬元。2009年1月8日,因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雇請的工人劉兆勇在施工過程中發生事故,中鐵南昌公司墊付醫療費20萬元。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退場后,中鐵南昌公司因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實際施工的工程,被業主審計工程量扣款20.7980萬元,被國家審計工程量扣款11.0117萬元;因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實際施工的工程質量瑕疵整改,發生伸縮縫整改費用10.6660萬元、橋面整改費用19.9393萬元、橋梁外觀缺陷整改費用18.6780萬元,以上扣款及整改費用合計81.0930萬元,均已由業主從中鐵南昌公司繳納的工程質量保證金中予以扣除。

再查明,在中鐵南昌公司與業主簽訂的《合同文件》“工程量清單說明”中指出,除非合同另有規定,工程量清單中單價已包括了為實施和完成合同所需的勞務、材料、機械、質檢(自檢)、安裝、缺陷修復、管理、保險(工程一切險和第三方責任險除外)、利潤、稅金(施工營業稅、城市建設維護費和教育附加除外)、臨時工程施工等費用,以及合同明示或暗示的所有責任、義務和一般風險。

原審法院認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為承包重慶市渝湘高速公路黔彭段D23標合同段中的巖坪、和尚溝橋梁工程,借用興盛建筑公司的施工資質與中鐵南昌公司簽訂《橋梁工程施工合同》,該事實亦已為生效的江西省瑞昌市人民法院(2011)瑞法民初字第711號和江西省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九中民一終字第448號民事判決所確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的規定,認定無效:……??(二)沒有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名義的;……”,第二條“?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鋇墓娑?,?本案所涉《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無效,鑒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實際施工的巖坪、和尚溝橋梁工程已于2009年6月18日整體驗收合格并通車,且中鐵南昌公司并未提供證據證明該工程存在重大質量瑕疵,因此,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可參照《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約定請求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工程價款,中鐵南昌公司亦可以參照該合同約定作相關抗辯并主張相關權利。

關于鋼材差價是否按超過5%的標準才予以調差的問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稱,根據其鋼筋、15.24鋼絞線、其他鋼材、水泥使用量,并依據重慶市場信息價差表,無論是否超過5%都要調差,調差金額為482.094871萬元。中鐵南昌公司辯稱,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使用的鋼筋、15.24鋼絞線、其他鋼材、水泥使用量及重慶市場信息差價表無異議,價差在5%之內不予調差是通行慣例,根據中鐵南昌公司與業主方的《合同文件》規定,認可價差超過5%材料差價款為371.4650萬元。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對中鐵南昌公司按價差超過5%調差所計算的金額371.4650萬元無異議,但同時表示是否超過5%才予以調差由法院認定,如超過5%才調差,認可中鐵南昌公司提出的鋼材調差金額為371.4650萬元。原審法院認為,本案所涉《橋梁工程施工合同》并未約定鋼材調差,雙方當事人結算工程款時,本應參照合同約定依據業主第400章橋梁、涵洞工程量清單進行計價。因中鐵南昌公司在庭前程序中,自認業主已對其進行鋼材調差,愿意在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其供給的混凝土砂和水泥差價的情況下,依其與業主簽訂的《合同文件》第70條關于鋼材價格超過5%進行調整的約定,計給三原告鋼材調差款3714650元,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十三條的規定,確認中鐵南昌公司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按超過重慶市場信息差價表5%的標準進行鋼材調差,調差金額為371.4650萬元。

關于22標15片T梁款59.565418萬元及巖坪橋O號橋臺款1.728659萬元的問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稱,該兩項借用材料款是中鐵南昌公司項目部從其處借用的材料款,是按扣借用材料款的標準計算的。中鐵南昌公司對兩項借用材料總量沒有異議,但認為兩項借用材料的單據上只有中鐵南昌公司項目部工程師項震凱的簽字,沒有項目總負責人的簽字,對兩項借用材料款不予認可。原審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十三條的規定,企業法人對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員的經營活動,承擔民事責任。項震凱系其項目部工程師,其在22標15片T梁、巖坪橋O號橋臺兩項借用材料清單上簽字的行為,應由中鐵南昌公司承擔民事責任。中鐵南昌公司應支付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22標15片T梁款59.565418萬元及巖坪橋O號橋臺款1.728659萬元。

關于11人25次借用材料款15.860049萬元的問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稱,該兩項借用材料款是中鐵南昌公司項目部從其處借用的,11人中熊成智、陳建明、楊通武、楊洪不是中鐵南昌公司項目部的工作人員。中鐵南昌公司認可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關于11人中熊成智、陳建明、楊通武、楊洪不是其項目部的工作人員的意見,表示除熊成智、陳建明、楊通武、楊洪從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借支的7.689334萬元不予認可外,剩余8.170715萬元由法院認定。原審法院認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雖主張中鐵南昌公司11人25次借材料,但在對賬中又自認熊成智、陳建明、楊通武、楊洪四人不是中鐵南昌公司項目部的工作人員,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十三條的規定,確認中鐵南昌公司應支付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除熊成智、陳建明、楊通武、楊洪之外的其他7人借用材料款8.170715萬元。

關于蓋、T梁變更640950元、T梁加長材料3.085627萬元的問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稱,蓋、T梁變更及T梁加長材料款是按照新舊圖紙對比進行計算的,該兩部分金額不包括在兩橋工程總計費3588.22617萬元之中,同意按對賬后中鐵南昌公司確認的金額62.0570萬元來結算。為此,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提交原始《施工圖》,證明已計工程款3588.22617萬元之中不包括上述變更款,并要求中鐵南昌公司指明變更款在已計工程款中的所屬項目。中鐵南昌公司辯稱,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提交的原始《施工圖》的真實性無異議,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按照變更后的圖紙施工,兩橋工程總計費3588.22617萬元是雙方經過半個月對賬確認的金額,存在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的變更,變更金額62.0570萬元已經計算在兩橋工程總計費3588.22617萬元之中,但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要求其指明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變更在兩橋工程總計費3588.22617萬元的清單中的所屬項目不能作出合理解釋。原審法院認為,對于工程量的變更,本案所涉《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第七條約定:“工程量的變更:在施工過程中,有與原設計文件不相符而發生變更,需經業主、設計、監理單位簽認并且甲方在業主計取工程款后,甲方按實際發生的工程數量給予乙方計價,中標合同中有的單價按合同單價。中標合同中沒有的單價雙方協商確定”。根據該約定,工程量的變更需經業主、設計、監理單位簽認。雖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未能提交有關經業主、設計、監理單位簽認的蓋、T梁變更、T梁加長材料的充分證據,但因中鐵南昌公司承認存在該項變更及金額62.0570萬元,故對蓋、T梁、T梁加長材料變更及變更金額為62.0570萬元的事實予以確認。至于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62.0570萬元是否包含在兩橋工程總計費3588.22617萬元之中,如依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按新舊圖紙對比、中鐵南昌公司辯解按變更后的圖紙計算兩橋工程總計費的舉證和質證意見,難以認定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變更金額62.0570萬元是否包含在兩橋工程總計費之中。對該待證事實,綜合雙方當事人均認可存在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的變更;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提交的兩橋工程項目及金額組成清單中不包含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變更款;中鐵南昌公司關于僅有一張圖紙、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按變更后的圖紙施工的辯解,已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提交的原始《施工圖》不含變更款所反駁;中鐵南昌公司對兩橋工程項目及金額組成清單中含有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變更款的主張,既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又不能應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要求,就兩橋工程項目及金額組成清單中含有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變更款作出合理解釋等情況,確認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變更金額62.0570萬元不包含在兩橋工程總計費3588.22617萬元之中,中鐵南昌公司還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該兩項變更款。

關于安裝變壓器款18.0798萬元由誰負擔的問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稱,安裝變壓器款18.0798萬元是為開戶和電力部門安裝變壓器時支付的部分材料費,工程發包方應該在進場前做好“三通”,這筆費用應該由中鐵南昌公司承擔。中鐵南昌公司辯稱,該費用屬實,變壓器是中鐵南昌公司提供的,不是業主給的,是從其他工地拉過來的,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應該承擔此費用。原審法院認為,通水、通電、通路、平整場地等,是基本建設工程開工的前提條件,且本案所涉《橋梁工程施工合同》中,也已約定中鐵南昌公司應為施工方“辦理各種手續,達到開工條件”,因此,在雙方當事人對變壓器款的實際發生沒有異議,對已安裝變壓器的使用、受益等均不能作出充分、合理說明的情況下,酌情由中鐵南昌公司負擔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的安裝變壓器款18.0798萬元。

關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新增訴訟請求即管理費和稅費共計252.819037萬元的認定問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稱,訴請第一項要求判決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工程款302.801332萬元,僅是本案所涉和尚溝、巖坪大橋工程的直接施工費用,全部工程款中還包括間接費,如管理費和稅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繳納14%的費用已包括管理費、稅費等間接費用,因此業主方按國家規定必須支付的這些間接費應歸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所有。根據《公路基本建設工程概算、預算編制辦法》,管理費和稅費按工程直接費用的7.04%計算,中鐵南昌公司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管理費和稅費共計252.819037萬元。中鐵南昌公司辯稱,本案所涉合同是綜合單價,兩橋計價費用中已包含相關費用,且涉案工程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并未實際產生稅費,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主張管理費和稅金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審法院認為,根據《橋梁工程施工合同》中“承包方式為包工包料”、第四條“工程單價按中標價的86%結算,單價中包括工程一切費用包括電費、合同單價及其組成內容詳見《承諾書》及附件一”、第七條“中標合同中有的單價按合同單價,中標合同中沒有的單價按雙方協商確定”等合同約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出具的同意采用公布單價(合同工程量清單),并按合同(400章)總價扣留14%管理費的承諾書;雙方當事人系依據業主第400章合同規定的工程量清單價對兩橋進行計價的訴前行為,應認定本案所涉合同工程款系依據工程量清單價進行結算。根據《建設工程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工程量清單價系綜合單價,已包括直接工程費、企業管理費、規費、利潤和稅金并考慮風險因素,此亦與中鐵南昌公司提交的其與業主簽訂的《合同文件》節錄本中載明的“除非合同另有規定,工程量清單中單價已包括了為實施和完成合同所需的勞務、材料、機械、質檢(自檢)、安裝、缺陷修復、管理、保險(工程一切險和第三方責任險除外)、利潤、稅金(施工營業稅、城市建設維護費和教育附加除外)、臨時工程施工等費用,以及合同明示或暗示的所有責任、義務和一般風險”等工程量清單說明內容相印證。因此,在雙方依據工程量清單價結算工程款,且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未向任何稅務機關繳納稅費的情況下,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主張管理費、稅費等間接費用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關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主張的兩橋已計工程款之外的新增工程項目結算費用是否應按14%向中鐵南昌公司交納管理費的問題。原審法院認為,因《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無效,故該合同中有關收取管理費的條款亦無效。綜合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在起訴狀及提交的證據《工程結算匯總表》中,自認應依《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從兩橋已計工程款中扣除14%的管理費502.35166萬元(3588.22617萬元x14%);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施工工程材料實際由中鐵南昌公司供給,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未按承諾向中鐵南昌公司提供85%的材料發票;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對中鐵南昌公司關于所收費用用于繳納稅收、項目部管理人員的工資、梁場拆建、便道建設與維護、工程竣工資料制作等當庭陳述,未提供證據予以反駁等情況,酌情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主張的兩橋已計工程款之外的新增工程項目累計結算費用,亦應參照涉案合同約定,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管理費。經查,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在本案中所主張的鋼材調差、兩橋樁基加深、橋面排水工程、張家溝橋蓋梁、22標15片T梁、巖坪橋O號橋臺、鉆孔價差、樁基溶洞、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款均在兩橋總費用35882261.7元之外,以上新增工程項目累計結算費用,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交納管理費101.104789萬元[(鋼材調差款371.4650萬元+兩橋樁基加深款33.2621萬元+橋面排水工程款3.11806萬元+張家溝橋蓋梁款23.614148萬元+22標15片T梁款59.565418萬元+巖坪橋O號橋臺款1.728659萬元+鉆孔價差款93.305781萬元+樁基溶洞款74.0609萬元+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款62.0570萬元)=722.177066萬元x14%]。

關于劉兆勇醫藥費20萬元由誰負擔的問題。中鐵南昌公司反訴主張劉兆勇醫藥費20萬元由其墊付,應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負擔。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辯稱,依據《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第八條A5條規定,中鐵南昌公司應為施工人員辦理人身安全保險并承擔保險費用,劉兆勇的醫藥費20萬元應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承擔。原審法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五)項、第二款的規定,已為人民法院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確認的事實,當事人無須舉證證明,除非當事人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江西省九江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九中民一終字第448號系已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判,該裁判已認定涉案工程實際上為反訴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承包,施工收益由三人共享,施工風險也應由三人共同承擔,三人應對涉案工程的施工工人劉兆勇的事故承擔賠償責任。在《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約定施工中發生行車安全、人身傷亡、機械事故等造成的損失由施工方自理的情形下,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僅依該合同中中鐵南昌公司辦理人身安全保險并承擔保險費用的另一法律關系約定,不足以推翻上述生效裁判所確認的事實。據此,劉兆勇醫藥費20萬元應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返還中鐵南昌公司。

關于架橋機誤工費10萬元由誰負擔的問題。中鐵南昌公司反訴主張橋臺應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施工,因其施工技術做不下來,耽誤工期,改由中鐵南昌公司施工,由此產生的架橋機誤工費應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承擔。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辯稱,所有的橋臺都是中鐵南昌公司做的,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可以做橋梁,橋臺,是中鐵南昌公司不給做,故因橋臺誤工而引起的誤工費應由中鐵南昌公司負擔。原審法院認為,橋臺施工主體的變更并不必然導致架橋機誤工費的發生。依《橋梁工程施工合同》中關于“因乙方原因致使工期延誤,乙方應積極采取趕工措施,按甲方要求將延誤工期縮小至最小限度。如乙方無力補救,甲方有權終止合同。乙方每延誤一天??畛邪芏畹耐蚍種鋇腦級?,如因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的原因致使工期延誤,中鐵南昌公司應就橋臺改由己方施工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存在耽誤工期的原因及違約事實進行舉證,或在訴訟中作充分、合理說明,但中鐵南昌公司除當庭陳述外,不能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耽誤工期的事由充分舉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第二款“在作出判決前,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的規定,中鐵南昌公司應對架橋機誤工費由誰負擔的待證事實承擔舉證不能的后果,其關于要求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架橋機誤工費10萬元的反訴請求,不予支持。

關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應承擔業主審計工程量、國家審計材料調差、業主伸縮縫整改、業主橋面整改、業主橋梁外觀缺陷整改扣款費用87.8376萬元的問題。中鐵南昌公司反訴主張業主《證明》證明證據7-12涉及的費用是國家和業主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施工的兩橋的扣款費用,并已直接從中鐵南昌公司向業主繳納的工程質量保證金中扣除,該費用應由實際施工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承擔。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辯稱,對國家和業主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施工的兩橋的扣款費用均有異議,證據7-12多數為復制件,且整改費用沒有付款憑證,業主與中鐵南昌公司有利害關系,業主《證明》的真實性存在合理懷疑,對證據7-12所涉及的費用87.8376萬元不予認可。原審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款之規定,書證應當提交原件,提交原件確有困難的,可以提交復制品、照片、副本、節錄本。對于提交原件確有困難的,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一條之規定,結合其他證據和案件具體情況,審查判斷書證復制件等能否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根據。中鐵南昌公司反訴證據7、9雖為復制件,部分亦為中鐵南昌公司制作的業主關于結算巖坪、和尚溝扣減數量表、D23合同段關于審計取證事項、渝湘高速公路黔江至彭水公路項目D23合同段工程結算審核對比表、黔彭路審計情況、國家審計扣除項目等,但結合證據7、9中的《渝湘高速公路重慶至長沙高速公路黔彭段工程變更令》、《渝湘高速公路重慶至長沙高速公路黔彭段D23段工程變更令審核表》、《渝湘高速公路重慶至長沙高速公路黔彭段工程變更令變更金額明細匯總表》、《渝湘高速公路重慶至長沙高速公路黔彭段D23合同段末期工程支付月報》(期號:28期)有業主、反訴原告、監理單位相關人員的簽名和蓋章,《中華人民共和國審計署審計結果公告》為官方提供的公眾可查詢的電子數據(2013年5月27日中國新聞網),且證據7及證據9所涉費用能與證據13業主《證明》互相印證等具體情況,可以認定業主審計工程量(樁基等項)扣款20.7980萬元及國家審計工程量扣款11.0117萬元,業主已從中鐵南昌公司繳納的工程質量保證金中扣除該兩筆款項的事實。中鐵南昌公司提交的證據8為業主網頁電子數據打印件,因無網絡查詢地址,無法確定真實性,《渝湘高速公路重慶至長沙高速公路黔彭段D23合同段工程支付月報》(期號:27期)無任何單位和個人簽名或蓋章,且國家審計扣除巖坪、和尚溝材料調差鋼筋金額明細表系由反訴原告制作,因此中鐵南昌公司對其主張的國家審計材料調差(鋼筋)扣款6.7446萬元的事實承擔舉證不能的后果。中鐵南昌公司提交的證據10、證據11、證據12為中鐵南昌公司就修復橋梁伸縮縫、橋面、橋梁外觀缺陷與第三方簽訂的工程質量整改、施工或委托合同,14份伸縮縫工程量確認單,橋、隧高程調整統計表,整改的費用委托業主從工程質保金中扣除的委托函等,能與證據13業主《證明》互相印證,可以認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施工的工程存在質量瑕疵,第三方為修復橋梁伸縮縫、橋面、橋梁外觀缺陷分別發生費用10.6660萬元、19.9393萬元、18.6780萬元,業主已從中鐵南昌公司繳納的工程質量保證金中扣除該三筆款項的事實。鑒于以上五筆款項合計81.0930萬元(20.7980萬元+11.0117萬元+10.6660萬元+19.9393萬元+18.6780萬元)均發生在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退場之后,且根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于2006年7月20日,向中鐵南昌公司所作“若實際施工數量與施工圖數量不符,按甲方核定的各分項工程實際數量為準”的承諾,及《橋梁工程施工合同》中有關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隨時接受甲方及有關部門的檢查檢驗,為檢查檢驗提供便利條件,并按甲方的要求返工、修改,承擔由自身原因導致返工、修改費用”的約定,應確認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負擔。

關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承擔中鐵南昌公司供給的混凝土中的砂、水泥差價款共計258.8794萬元的問題。中鐵南昌公司反訴主張《橋梁工程施工合同》沒有約定對鋼材調差,既然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主張鋼材調差,根據公平原則,要求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由其供給的混凝土中的砂子差價173.8495萬元及水泥因價格不斷上漲的差價85.0299萬元。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辯稱,雙方已于2009年4月30日就T梁砼、濕接縫、端頭、封端砼、橋面砼、蓋、系梁砼、防撞護欄砼、柱子砼、梁場建設砼、孔樁砼(共計658.45385萬元)進行對賬,這些構筑物中已包含混凝土,中鐵南昌公司不應再反訴主張砂和水泥的差價。原審法院認為,雙方當事人于2009年4月30日進行對賬并簽認的行為是工程中途計價,而非工程結算,否則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無權請求中鐵南昌公司支付鋼材調差及其他新增工程結算款項,由此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關于混凝土已經結算,中鐵南昌公司不應反訴主張砂和水泥價差的辯解不能成立。本案已查明,雙方當事人在2009年4月30日對中鐵南昌公司供給的各類砼系依據《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約定,按甲方供料,計價金額僅為658.45385萬元,該金額并未考量中鐵南昌公司供給混凝土因業主前后發文要求涉案工程橋梁上部結構砼只能使用準入的合格機制砂、所有橋梁上部結構必須全部使用合格洞庭湖砂或者獲得準入的機制砂場所生產的合格機制砂、嚴厲禁止本地河砂和其他機制砂在橋梁上部結構中使用及施工過程中水泥漲價等因素所導致的材料價差,而該部分材料價差,依雙方合同中關于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自建攪拌站的約定,本應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承擔。因此,在雙方合同明確約定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自建攪拌站,自供混凝土的情況下,中鐵南昌公司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違反相關約定,反訴請求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因砂和水泥價差部分的違約損失,理由充分,于法有據,應予以支持。經綜合審查《橋梁工程施工合同》中關于“河砂與機制砂的數量及單價(或差價)按照配合比計算調整數量計算?;炷潦康娜范ǎ憾罩?、蓋梁、橋梁等上部結構以圖紙數量為準,孔樁的混凝土供應數量以甲乙雙方現場簽認有效”的約定、中鐵南昌公司就砂和水泥部分提交的其他證據,參考中鐵南昌公司自行制作的對砂和水泥價差款的計算說明,并結合雙方當事人對本案所涉工程量無異議及兩橋已計總費用中各類砼1200.72213萬元與中鐵南昌公司供給各類砼658.45385萬元計價相差542.26828萬元的事實,酌情支持中鐵南昌公司反訴砂、水泥差價款共計258.8794萬元中的160萬元。

綜上,中鐵南昌公司應支付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剩余工程款及其他費用合計為56.207166萬元(和尚溝、巖坪大橋兩橋工程計費3588.22617萬元+鋼材調差款371.4650萬元+兩橋樁基加深款33.2621萬元+橋面排水工程款3.11806萬元+張家溝橋蓋梁款23.614148萬元+22標15片T梁款59.565418萬元+巖坪橋O號橋臺款1.728659萬元+11人25次借材料款8.170715萬元+8人11次借材料款3.08816萬元+鉆孔價差款93.305781萬元+樁基溶洞款74.0609萬元+蓋、T梁及T梁加長材料款62.0570萬元+安裝變壓器款18.0798萬元-2009年4月30日之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還從中鐵南昌公司借支的7.5萬元-兩橋應上繳管理費502.35166萬元-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已從中鐵南昌公司項目部借支以及領取材料金額合計3672.578296萬元-新增結算項目管理費101.104789萬元)。另外,根據《橋梁工程施工合同》關于工程進度達到要求后陸續返還合同保證金的約定,因涉案工程已經完工并已通車,中鐵南昌公司還應返還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合同保證金50萬元。中鐵南昌公司反訴請求中可支持的金額為281.9330萬元(劉兆勇的醫藥費20萬元+30米T梁鋼模使用費、防撞護欄鋼模使用費、波形護欄底座180鋼管使用費共計20.84萬元+業主審計工程量(樁基等項)扣款20.7980萬元+國家審計工程量扣款11.0117萬元+業主伸縮縫整改扣款10.6660萬元+業主橋面整改扣款19.9393萬元+業主橋梁外觀缺陷整改扣款18.6780萬元+砂、水泥差價款160萬元)。因雙方未進行工程結算,且互負債務,因此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主張合同保證金利息,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條之規定,判決:一、中鐵南昌公司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剩余工程款56.207166萬元;二、中鐵南昌公司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返還合同保證金50萬元;三、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墊支款、材料使用費、業主扣款、砂、水泥差價等共計281.9330萬元;四、第一項、第二項與第三項相抵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175.725834萬元;五、駁回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其他訴訟請求;六、駁回中鐵南昌公司其他反訴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費本訴部分54193元(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已預交),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負擔44689.22元,由中鐵南昌公司負擔9503.78元;反訴部分19400元(中鐵南昌公司已預交),由中鐵南昌公司負擔5726.25元,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負擔13673.75元。

上訴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上訴稱,一、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作為實際施工人承建的重慶市渝湘高速公路黔彭段D23標合同段工程中的巖坪、和尚溝橋梁工程已于2009年6月18日驗收合格,中鐵南昌公司也已經與業主方重慶高速集團有限公司東南建設分公司進行了竣工結算。一審法院既不接受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調取該工程竣工結算資料的申請,也不準許對該工程進行造價鑒定,導致認定事實錯誤。二、原判關于管理費、稅費的認定錯誤。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已向中鐵南昌公司上交了14%的費用,中鐵南昌公司當庭承認這14%的費用是用于交納稅收及管理費,可見該14%管理費中就已包括稅收;本案工程所需鋼材等材料是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從中鐵南昌公司處以市場價購買,支付的價款中已包括稅收。故原判認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未向稅務機關繳納稅費錯誤,認定工程量單價已包括稅金等費用亦錯誤。中鐵南昌公司既得到了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所交的14%管理費,又得到了業主結算中的另行計付的稅費等,不公平。三、原審判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交納管理費101.104789萬元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中鐵南昌公司違法出借資質,《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無效。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未主張兩橋已計工程款之外的新增項目按14%向中鐵南昌公司交納管理費,中鐵南昌公司也未對此提出反訴請求。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應中鐵南昌公司的要求制作的15片T梁,只收取制作成本價59.565418萬元,按市場價計算的材料調差款,中鐵南昌公司也要收取14%的管理費,不公平。四、劉兆勇20萬元醫藥費,原審判決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返還中鐵南昌公司錯誤。根據《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第八條A5條的規定,中鐵南昌公司應為本案工程施工人員辦理人身安全保險并承擔保險費用。劉兆勇受傷后,中鐵南昌公司確實墊付了20萬元治療費給劉兆勇,但劉兆勇治好后,中鐵南昌公司已通知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將劉兆勇治療的全部發票交給中鐵南昌公司辦理人身安全保險的報銷手續,中鐵南昌公司并沒有將報銷后所得賠償款支付給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因此,該20萬元不應返還給中鐵南昌公司。五、原判認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應承擔業主審計工程量扣款、國家審計工程量扣款、業主伸縮縫、橋面、橋梁外觀整改五筆款項81.0930萬元錯誤,證明這些費用的證據,中鐵南昌公司系逾期提交。六、原判認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應承擔砂、水泥差價款160萬元錯誤。并非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違反承諾不建攪拌站,實際是雙方變更了建攪拌站的約定。在長達三年的施工期間,中鐵南昌公司一直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供應混凝土,且未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主張違約責任。中鐵南昌公司也沒有提供充足有效的證據證明工程中必須用岳陽砂、實際用了多少岳陽砂,其在計算扣除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借支材料款時已按不同標號混凝土價格進行計價。退一步說,即使中鐵南昌公司用了岳陽砂,如果是業主要求必須用岳陽砂,中鐵南昌公司也應當向業主主張補償砂的差價款,而不應要求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承擔。綜上,請求二審法院:1、撤銷原判第一、第五項,改判中鐵南昌公司向其支付工程款527.280369萬元;2、中鐵南昌公司支付逾期返還50萬元保證金的利息損失(以50萬元為基數從2009年6月19日起按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至實際付清之日止);3、撤銷原判第三、第四項,駁回中鐵南昌公司的反訴請求;4、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由中鐵南昌公司承擔。

被上訴人中鐵南昌公司答辯稱,原審法院沒有準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的調查、鑒定申請,符合法律規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申請調取的證據不屬于國家有關部門保存并須人民法院依職權調取的檔案材料,也不是涉及國家秘密、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的材料,還不屬于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其他材料,且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有代理律師,故其調查申請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十七條的范圍。鑒定的目的是為了查清工程量或單價,而雙方對工程量無爭議,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訴訟請求金額的計算過程清晰、明白,不需鑒定。本案尚未結算,不存在逾期返還50萬元保證金問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要求中鐵南昌公司支付50萬元保證金的逾期利息,沒有法律依據。綜上,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的上訴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二審法院駁回其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二審中,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和中鐵南昌公司均未提供新證據。對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二審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根據當事人雙方訴辯主張,本案二審爭議焦點為:1、中鐵南昌公司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多少工程款?涉及:本案訴爭工程價款如何確定?是否需要調取中鐵南昌公司與業主的竣工結算資料?是否需要對工程造價進行鑒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需要向中鐵南昌公司交付14%的管理費?如應交付,應交付多少,包括已結算工程款部分、材料調差部分、新增工程款部分等?2、中鐵南昌公司是否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50萬元保證金的逾期利息?3、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應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劉兆勇醫療費20萬元?4、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應承擔業主審計工程量扣款、國家審計工程量扣款、業主伸縮縫、橋面、橋梁外觀整改五筆款項81.0930萬元?5、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應承擔160萬元砂石、水泥差價款?

關于中鐵南昌公司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多少工程款的問題。這涉及到本案訴爭工程價款如何確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需要向中鐵南昌公司交付14%的管理費等問題的認定。關于本案訴爭工程價款如何認定的問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上訴主張本案工程總價款應參照中鐵南昌公司與業主的竣工結算資料確定或者通過對工程造價進行鑒定確定。中鐵南昌公司認為雙方對工程量無爭議,無需鑒定。本院認為,2009年4月30日,在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退場前,應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要求,中鐵南昌公司項目部工程師項震凱以《橋梁工程施工合同》中關于以業主圖紙400章工程量清單計價的約定,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施工的巖坪、和尚溝橋梁工程予以計價,計價金額為3588.22617萬元,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對該計費清單中的種類、數量、單價、金額無異議,可見,雙方對本案訴爭工程價款已經進行了結算。既然如此,對工程價款進行鑒定實無必要,中鐵南昌公司與業主如何結算工程價款也與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無關。故原審判決依據雙方的結算認定本案訴爭工程價款為3588.22617萬元并無不當。關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需要向中鐵南昌公司交付14%的管理費的問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上訴主張其不應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14%的管理費,即使要支付,材料調差及新增工程部分也不應支付。本院認為,袁宇銅曾于2006年7月20日出具一份《承諾書》,承諾如果能在重慶市渝湘高速公路黔彭段D23標中鐵南昌公司承攬橋梁工程的施工任務,同意采用甲方公布單價(合同工程量清單),并按合同總價扣留14%管理費。該承諾系袁宇銅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應按承諾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管理費。從《承諾書》的內容看,承諾書中所稱工程量清單價系綜合單價,包括直接工程費、企業管理費、規費、利潤和稅金等,《承諾書》中所稱合同總價自然包括企業管理費和稅金,同時也應包括材料調差及新增工程部分的工程款,因此,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上訴提出其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的管理費應扣除企業管理費、稅金以及材料調差及新增工程部分,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原審判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應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兩橋應上繳管理費502.35166萬元和新增結算項目管理費101.104789萬元并無不當,予以維持。

關于中鐵南昌公司是否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50萬元保證金的逾期利息的問題。按《橋梁工程施工合同》約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繳納的50萬元合同保證金,工程進度達到要求后陸續返還。但直到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施工的工程完成,并于2009年6月18日經驗收合格,中鐵南昌公司仍未返還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50萬元保證金,其逾期返還,應自2009年6月19日起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該50萬元保證金的逾期利息。原審未判決中鐵南昌公司支付該50萬元保證金逾期利息不當,應予糾正。

關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應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劉兆勇醫療費20萬元的問題?!肚帕汗こ淌┕ず賢返詘頌魽5條約定,中鐵南昌公司應為本案工程施工人員辦理人身安全保險并承擔保險費用。劉兆勇作為本案工程的施工人員,中鐵南昌公司應該為其辦理人身安全保險。劉兆勇受傷后中鐵南昌公司所墊付的醫療費,可以通過保險理賠得到清償。退一步說,如果中鐵南昌公司未為劉兆勇辦理人身安全保險,按上述合同約定由此發生的人身損害損失也應由中鐵南昌公司自行承擔。故原審判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劉兆勇醫療費20萬元,不符合合同約定,應予糾正。

關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應承擔業主審計工程量扣款、國家審計工程量扣款、業主伸縮縫、橋面、橋梁外觀整改五筆款項81.0930萬元的問題。雖然證明該五筆款項81.0930萬元的證據系中鐵南昌公司逾期提供的,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對當事人逾期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可以采信,而且這些證據相互印證,據此確實可以認定業主從中鐵南昌公司繳納的工程質量保證金扣除了該五筆款項81.0930萬元。因此,原審判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承擔業主審計工程量扣款、國家審計工程量扣款、業主伸縮縫、橋面、橋梁外觀整改五筆款項81.0930萬元,并無不當,應予維持。

關于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是否應承擔160萬元砂石、水泥差價款的問題。按合同約定,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本應自建混凝土攪拌站,但在施工期間,雙方變更由中鐵南昌公司建設攪拌站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供應混凝土。結算工程借支材料款時,中鐵南昌公司已計算了不同標號的水泥的差價。雙方未約定混凝土必須要使用岳陽砂,且實際使用了多少岳陽砂中鐵南昌公司并未提供充分證據予以證明。退一步說,即使如中鐵南昌公司所稱使用了岳陽砂,導致工程材料價格上漲,中鐵南昌公司也應向業主主張補償砂石的差價款。在中鐵南昌公司已計算了不同標號水泥差價,且未按岳陽砂的價格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補償差價款的情況下,原審判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南昌公司承擔160萬元砂石、水泥差價款,對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有失公平,應予糾正。

綜上,中鐵南昌公司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剩余工程款56.207166萬元,返還保證金50萬元。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應向中鐵南昌公司支付材料使用費、業主扣款101.9330萬元,相互抵扣后,中鐵南昌公司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4.274166萬元。涉及50萬元保證金利息的處理,因雙方互負債務屬實,50萬元保證金的給付之日為2009年6月19日,中鐵南昌公司上述材料使用費、業主扣款的給付之日應為2014年12月20日其提起反訴之日,則保證金的利息應分段計算,兩方互付債務抵銷之前,50萬元的利息應從2009年6月19日計至2014年12月20日,兩方互負債務抵銷之后,余款4.274166萬元則應從2014年12月2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同類基準貸款利率計算。原審判決認定事實部分有誤,應予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南昌鐵路運輸中級法院(2013)南鐵中民初字第4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第五項、第六項;

二、變更南昌鐵路運輸中級法院(2013)南鐵中民初字第4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為: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返還合同保證金50萬元,并支付利息;

三、變更南昌鐵路運輸中級法院(2013)南鐵中民初字第4號民事判決第三項為: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向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支付材料使用費、業主扣款1019330元;

四、變更南昌鐵路運輸中級法院(2013)南鐵中民初字第4號民事判決第四項為: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應付工程款、保證金和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應付材料使用款、業主扣款相抵后,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應向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支付工程保證金4.274166萬元及利息(自2009年6月19日起至2014年12月20日止以50萬元為基數,自2014年12月2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4.274166萬元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同類基準貸款利率計算)。該款項限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付清。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本訴案件受理費54193元,反訴案件受理費1940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69781.48元,共計143374.48元,由袁宇銅、柯于東、蔣岱川承擔100362.13元,中鐵二十四局南昌鐵路工程有限公司承擔43012.35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胡國運

代理審判員  陳慧代理審判員吳狄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七日

書記員  張英

 


 


給我們留言 / MESSAGE

姓名/Name *
郵箱/Email *
電話/Phone *
留言/Message
驗證碼/Code *

地址 / ADRESS

江西南昌市紅谷灘碟子湖大道555號世奧大廈(時間廣?。〣座6、7、8層

電話 / PHONE

0791-88620098